浮离

少想点有的没的(º﹃º )

是年度总结!虽然lof老是吞我正经评论但是怎么说呢!还是想一直用下去,和关注的宝藏大大们一起过下个、下下个、下下下个…新年!!!❤️❤️

笑死了

好久好久好久好久…没看文了

但是看到lof给的头像框还是非常恬不知耻地带上了(忸怩.jpg)

就是说“最佳读者”好花里胡哨啊

俺喜欢那有两片小叶子的小萌新头像框😝

       是陆楠枝大大《永远不知道我家O有多牛逼》里面梁岑和方梓宁小可爱同人~我不管我不管!梁方cp这辈子be了下辈子得he!意难平,所以我寄几来(bushi)…

       时间线是下辈子…都没有原来的记忆啦(本来想着有记忆方便他们认出彼此,后来觉得还是不要背负那么多东西好惹~)

       人物ooc请见谅我就是想给他们一个好的结局🤫,一切的不合理都归我!

       特别感谢枝枝@陆楠枝 的授权还有指导和提建议,更深刻地了解了一下人物,写文这东西果然还是不太适合我,我太菜了嘤嘤嘤…所以——陆老师牛逼!!



方梓宁一岁,梁岑八岁

       方梓宁和众多孩子一样在父母的期待中降生,集家人的宠爱于一身,不同的是小孩格外文静,不哭也不闹,根本用不着父母操心。

       方梓宁刚出生那会儿隔壁小哥哥梁岑已经八岁了,可能是冥冥之中天注定又或者是上辈子的遗憾换来了这辈子,说是缘分也不为过。

       梁岑懂他,这其实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就算小孩子又哭又闹有时候也并不清楚他想要的是什么,更不用说不吵不闹的方梓宁了,而对于八岁的梁岑来说,他知道小弟弟什么时候开心什么时候不开心什么时候有需要比如饿了渴了…

       方梓宁喜静不闹腾,梁岑很喜欢这个小弟弟,对他爱不释手,只要有空到哪儿都抱着。


方梓宁两岁,梁岑十岁

       等方梓宁大了一点儿基本会走路了,梁岑牵着小包子软软乎乎的小手四处乱晃。

       小崽子开口叫的第一声是梁岑教他的“哥哥”,后来方梓宁开始识字,梁岑教半懂不懂小朋友写自己名字,纸上歪歪扭扭的“岑”,“山”和“今”离得十万八千里。

       梁岑:“这个字读cén,上面是山下面是今,宁宝来叫我——岑岑哥哥。”

       小崽子学着梁岑的样子戳戳山戳戳今,只叫出了“山今”,从此以后,方梓宁口中的哥哥变成了“山今”哥哥。

       为此梁岑还被朋友嘲笑了好久——宁宁你的哥哥是不是叫山鸡呀!

       小崽子气呼呼:山今哥哥呀,是山今哥哥!你们不识字!羞羞!!

       每到这个时候,梁岑总是宠溺地揉揉小崽子的脑袋,想着被人维护的感觉真不错!


方梓宁七岁,梁岑十五岁

       再大一点,等方梓宁上了小学,接触到的人多了,皮孩子也多,又是闷不吭声的性子,红着眼眶,受了委屈也不说。

       梁岑上了高中虽然变忙了但还是每天都来学校接送小崽子,某天来接小崽子放学就是这样的景象,自己捧在手心怕摔了的小朋友眼睛红肿的像小兔子。

       “宁宝告诉山今哥哥是谁欺负你了?”

       方梓宁只是揪着梁岑的衣角,抿着嘴不说话,强忍着眼泪的小模样让人心疼。

       梁岑蹲下身握着他的手又摸摸他的头,“难受和哥哥说,不要忍着,哥在呢。”

       小孩瘪了瘪嘴终于忍不住掉了几滴眼泪。

       梁岑心疼坏了,把小孩子搂进怀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搓搓小崽子的后背,轻轻亲两下软软乎乎的小脸蛋。

       “要…回家。”

       “好,我们回家。”一手抱起小孩一手揉着毛绒绒的脑袋,轻轻地和他讲讲话逗他开心。

       “宁宝,要是被欺负了哥帮你去揍他!”

       “嗯!”带着鼻音的小腔调格外可爱。

       后来在学校方梓宁再也没有被欺负过。


方梓宁十八岁,梁岑二十四岁

       方梓宁其实很适合弹琴,手指修长好看,在琴键上跳跃赏心悦目,天赋也不错,也特别适合画画,直击人心。

       方梓宁对内心受到创伤、自我封闭、有些缺陷的孩子格外关注,想给这些孩子带来快乐,教孩子用画笔用音乐描绘和展现内心的世界,希望他们可以冲破内心的枷锁越来越好。

       梁岑也能从他的画中感受到生命的灿烂美好坚强不屈,常常能够被画打动被画被治愈。

       印象最深的是破土而出的树向阳光照射之处伸展,就算根系没入暗无天日的泥底却是为了枝干更好地生长。

       他总有种感觉,仿佛曾经也见过这样一副画,曾经也带给他温暖和熨帖,它展现出的倔强和不服输就像方梓宁一样,让人心疼。

       但——为什么是心疼?方梓宁要强,梁岑很支持他,他也特别优秀常常能完成得特别好,就算有困难的地方也有他来摆平,从小到大基本上也算一帆风顺,虽然他的眼神会带着忧郁,但还是特别积极向上的。

       梁岑不明白,所以去学习了心理学方面的知识,做了心理医生,开了家随心所欲的心理咨询室,一年里面可能大半时间都是关着门的,但没关系,梁岑乐意,他想在潜移默化中帮他,他希望能够有足够长的时间陪伴在方梓宁身边,在漫漫人生长路上陪伴他开导他守护他,这是他一直以来认定好了的唯一职责。


方梓宁二十岁,梁岑二十八岁

       某天天气格外晴朗,方梓宁带着孩子们在野外写生,感悟大自然,接触一下外界的环境放松心情。

       他蹲在一个孩子面前认真地看他画画,突然听见有人在叫他——

       “宁宁!”

       一回头,映入眼帘的是英姿飒爽的梁岑一如当年每天接他上下学时那般,不曾变过。

       方梓宁开心地笑起来,眉眼弯弯,站起身向他招了招手,被走过来的梁岑轻轻拥入怀中。

       梁岑低下头用鼻尖蹭了蹭怀中人儿的耳朵,霎那间红艳艳一片。

       “我们家宁宝累不累呀!”

       虽然害羞地耳朵都红了,但是方梓宁还是抬头亲了一下环抱着自己的人,轻轻靠在人家怀里,“还好,孩子们都很听话,不用我操心。”

       是的没错,他们在一起了,从那副画梁岑心有感触吻向他的时候两个人的关系彻底被打破。

       两个人公开的时候,两家人家家都挺平静,甚至开明的大家长们都觉得理所应当,各自嘱咐了几句就让小两口该干嘛干嘛。毕竟从小就凑在一起,在一起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方梓宁21岁前夕

       方梓宁最近看了一篇文(对没错说的就是枝枝那篇)许久不见自家宝贝红着眼睛样子的梁岑急坏了。

       原本专心致志掐着点准备给自家宝贝准备生日惊喜顿时也不想蹲点了,一把将小孩搂入怀里,“宁宝,和哥说说怎么啦。”

       “这篇文不知道为什么好有代入感,总觉得像是自己亲身经历的一样,山今哥哥我好难过…”

       方梓宁一边默默掉眼泪一边缓缓地和梁岑叙述书中的情节。

       小崽子长大后已经很久没有叫过这个称呼了,现在大概是寻求庇护的姿态。

       一直轻轻捋他后背的梁岑听了方梓宁的叙述和之前看到那幅画时的心悸感一样,似曾相识,不禁搂紧了怀里的宝贝。

       轻声安慰道,“没事的乖宝,相信他们下一辈子会和我们一样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一起。”

       不仅说给方梓宁听也是说给自己听,要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静静地等方梓宁平静下来,等自己的心悸感过去,零点的钟声敲响,梁岑正好给了怀中的方梓宁一个深吻,

       “生日快乐我的宝贝,我爱你。”

       “哥我也爱你。”


       <完>


——————————

       其实想要表达的东西有一些,但可能能力不得行🙈。

       比如原本宁宁的父母走得早,早些年生活很艰辛,但这辈子宁宁的父母健在都很爱他。

       比如原本二十岁到二十一岁这个时间里宁宁美好年轻的生命消散,但这辈子还有梁岑在身边。

       比如原本他的画可以给自己力量也温暖了梁岑,这辈子他教书育人给孩子们提供帮助,温暖了更多的人。

       比如原本宁宁的电子琴蒙上了灰尘,但是这辈子他可以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

       ……


       最最最后依旧是吹爆陆老师的一天!!!

虽然但是…我不太会说话也不会社交唉!怎么会去从事都需要很强交流能力的职业😱

给偲偲的《皇帝哥哥》~

       嘿嘿还是一篇流水账式的读后感🙈

       又重刷了一遍《皇帝哥哥》,发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地方,虽然不知道理解得对不对,但是就是感觉偲偲有心了,棒棒哒!!!

       首先是我最想说的:林果&果果&苹果之间的联系!!不过捏这个只是个人的胡乱猜测啦,看的时候就觉得好有意思~

      【苹果】提问:为什么那么多水果偏偏是苹果?!可能是因为林渊喜欢吃,苹果是他的“爱果”;可能是兄弟俩小时候分享的“果果”就是苹果,它见证了两个人童年时光的无忧无虑兄弟齐心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也有可能是由果果联想一种水果,第一反应就是苹果(当然排除我绞尽脑汁想出的火龙果…百度百出的芒果、百香果…突然发现好像也不少…不管不管,就这样吧,那个时代只有苹果,点头确信🤫);也有可能是偲偲自己爱吃嘿嘿嘿!!

      【林果;果果】林果小名果果,(救命!我要不认识果字了)这个名字太可爱了!

      【林果(果果);苹果(果果)】林果和苹果之间的关系我觉得有可能是林渊被“流放”于山野间吃过的苹果(果果)没有皇宫的好吃,又想到自己是因为另一位“果果”——林果(没错,我就是觉得果果可以指林果也可以指苹果,理直气壮.jpg)的原因才落得这个田地,因而后来入宫后每次看见苹果喜欢吃又恨得牙痒痒!因为偶觉得每次林渊吃苹果,从削苹果到入口再到下咽,都有一种面对仇人要手刃他并且“毁尸灭迹”的感觉,猜测他可能是把🍎当成了林果顺便还带了一点点他亲爱的皇帝哥哥!就比如文中几次提到苹果,在没有这个猜测之前也都感觉有丢丢害pia,让人心里凉飕飕的,动不动就整个刀子把苹果捅对穿…尤其是林渊坐在陶陶床边先拿刀对着陶陶被揍肿的屁股比划,再用刀削苹果,最后小口小口咀嚼吞咽那里,那个情节又正好卡在了陶陶刚刚清醒的那个时间点,淦!太绝了!看得汗毛倒竖(°ㅂ° ╬)!

       然后嘞是感觉文里面真正算起来好像没有特别特别坏的人~

       像裕亲王,有点傻有点憨又有点可怜…做坏人当反派能做到他这个地步也是没谁了,明明是想做坏事,却把自己的一条腿搭了进去,明明反派最该做的是全身而退及时抽身,他却还是亲自救了林渊,虽然也有他为自己铺好后路的想法,而且绑架也是他自己搞出来的唉…就感觉很蠢萌蠢萌(?bushi)包括后来给詹湛解药,无论是出于对旧情人尚存的一丝情谊,或者是对詹湛做法的些许震惊,或者是自己做好事已经成了习惯,又或者是单纯地享受成全别人这个过程,能从施予“弱者”中获得隐藏的满足和快感等等,我觉得无论是什么原因都还是能感觉这个人或许还是有那么一点点良知的。再到后面的自尽,大概是好事做多了,也想正大光明地死去而不是留个“谋反”的罪名,被曾经帮助过的和一些无关的人喊打喊杀,与其被骂着苟且偷生,还不如受人敬仰地死去,也佩服他敢自我了断的勇气。所以裕亲王是个坏人没错,但大概也是真的没有坏到骨子里吧!

       像叶仲良,可怜又可恨…陶陶生病爱黏着林渊,他会自己心里腹诽,只有林渊觉得生着病的陶陶可爱喜欢他容忍他咋咋呼呼既当爹又当妈,但在他或者他以为的他人来看只觉得难以忍受,当然喽谅他也不敢说,毕竟是皇帝而且是自己心悦的人,笑脸相迎和洗干净撅好等待被享用还来不及,哪敢多嘴惹得本就对他冷冷淡淡的林渊心烦。最过分的就是强迫陶陶喝药,哇,真的坏透了,好歹也是从前在皇帝手下办事的,看陶陶的样子也不像是个会亏待人的,所以哪来的那么大的怨气对着一个曾经是皇帝现在心智只有幼儿的陶陶用这么激烈的手段逼迫他!他也配?!虽然他在对待陶陶上面做人不太行,但是好在没有本事扰乱朝堂,相对而言还是挺安分守己的,就算被林渊强行进入,但还是觉得快感>痛苦,毕竟除了确实林渊技术不错(?也许)是因为他自己已经心想事成感到心满意足了,哪怕林渊心不在他这里,但是身在呀,他又不求很多,无论哪个都够他荣华富贵一辈子了。所以叶仲良是个坏人没错,但可能他仅有的怨气也只被用来针对了陶陶,除开这点大概这人也还说得过去吧!

       接着是林渊和陶陶两兄弟啦~

       这两兄弟真的是孽缘,感情深是真的,但恨意也是真的,只不过到底还是敌不过血脉亲情,把那让人厌的恨意压制了下去。因为哥哥突然醒来而扑向哥哥抱紧哥哥情绪失控的林渊,激动地语无伦次,但能准确地感知到他发自内心的喜悦之情(所以为什么要骗他是情人,笑死了,后面搞出好多乌龙),我想这种下意识的举动就往往很能表露真心,所以是爱的!还有陶陶走失(咳…被人教唆离家出走)也是林渊先找到的,心灵感应有时候真的是种很玄妙的东西耶!包括兄弟俩相处的日常,喂葡萄啦,钻床底啦等等,就很可可爱爱!本来熊孩子应该是让人厌烦的,但是陶陶让人莫名觉得有点皮又很可爱!

       他们之间其实还有很多矛盾没有解开,但是既然能够心平气和地坐下来正常聊聊天就是很大的进步了,之后的事情就交给时间去慢慢解决。兄弟本一家,就算经历了各种风风雨雨他们两个从前的情谊终究还是存在的,毕竟林渊在意,陶陶也在意,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就是时常斗嘴打架极其像小学生,一生气就口无遮拦也没大没小,直接想到什么说什么,完全没有顾忌,哥哥不会摆着皇帝的架子,林渊不会端着臣子的样子,该吵吵该打打,好像没有什么真正解决不了的问题,毕竟就算是陶陶拿刀横在脖颈,林渊既想捅死他又不会真正去拿那把刀动手,一切的怨恨恼怒委屈都只是在想法当中,就很好!妥妥的大团圆结局!哦对忘了说了,他们两个每次吵吵吵,都吵得我脑阔疼(笑),拜托下次哥哥直接上手揍好嘛!因为哥哥在我心里就是比弟弟攻,比弟弟懂事呀,弟弟还像个小朋友嘿嘿!

       还有詹湛和霖霖那一对,一见钟情VS日久生情,事实证明两个人很合得来,就算日常拌嘴赌气,但也很快在互相迁就包容中化解,比如霖霖明明自己被揍了也不舒服,闹啊闹,后来还是担心詹湛不想让他生气伤身,别带着气睡觉,还觉得要是还有气就再揍一下消消气,包括后面难以抉择选择自己赴死,各不相欠,这是什么会体谅人的小可爱啊,呼噜呼噜霖霖!詹湛真的好福气!而对于一个常常行军打仗的糙汉子将军来说,那么小心翼翼地对待一个人,会因为他而放弃尊严对敌人下跪,会为他留下止也止不住的泪水,那也是爱到骨子里去了吧,所以向霖向霖,詹湛就是他的甘霖啊!(咳…顺便他们在兴趣上面也挺合得来的嘿嘿!)

       最后捏,我来猜猜陶灼和詹湛为什么关系那么好~詹湛死心塌地跟着皇帝即使是痴傻的那段日子,我觉得除了皇帝一开始对他的不计前嫌和赏识重用,还有一个是两个人理念相同吧!就像詹湛救霖霖,陶灼救林渊,他们可以毫不犹豫舍弃自己的生命救对方,但是一旦涉及到无辜的他人或者是肩膀上的责任,就只能放弃救相对而言比较亲近的人,也算是舍小家顾大家,舍小义顾大义的代表吧!或许是因为这些原因,陶灼才能够成为皇帝,詹湛才能够成为替皇帝保家卫国的将军,因为他们的身后不仅仅是自己爱的人还有自己的责任!!!



打扰啦,来艾特一下偲偲~@偲 


因为一个朋友谈恋爱啦!

就也不知道为什么🤔

很开心很激动✌

开心得睡不着🤣

是双向暗恋,双向奔赴哦!

现在很甜很甜很甜!

是单纯听她三言两语————

就能感受到她现在超级幸福的甜!

也是我的嘴角都会向上翘起的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祝福!!!😊


给枝枝的《竹马竹马》~

        《竹马竹马》完结啦,好像写了将近一年唉!(当然排除中间咕咕咕的时候×)真的感慨良多。看着两小只一起成长,迫不得已地分开,最后好好地在一起,老母亲(?大概)老泪纵横(?)。

        就像枝枝说的那样,当时写两娃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会新开一篇文,我也没想到完结后会给两个小朋友絮絮叨叨,但是这好像又那么自然而然地发展下来,给了两个崽一个新的结局也给了远辞任横秋一个长成的有担当的孩子,更多了个阳阳多了个“儿子”。

        先说说任暮吧,其实在群里也说过好几次啦,觉得暮暮变了好多,一开始在《深渊》里面出现的时候大概是年纪还小吧,就是个奶乎乎的小团子,觉得他软软糯糯的很可爱(是软受无疑了!)但是没想到后面变得这么帅气果敢,刚出场时的那种痞里痞气有惊到我唉!想当初那么乖的小崽子变成了这样,我的心都在颤抖(bu没有我瞎说的),再后来觉得其实也挺正常的,毕竟是任家的血脉,和舅舅任横秋一脉相承(总感觉在骂任横秋?我不是我没有!),刻在基因里面的野性是无论经历过什么都改变不了的,而且还是任横秋带着的呢!(指指点点,看看你的坏习惯哼哼,远辞快管管!)

        然后是冉阳,阳阳的出场是比暮暮更加软糯可欺的小团子,所以我对暮暮软受的想法立马改变(没错我就是这么意志不坚定😌),明明阳阳才是嘛!阳阳一直以来对于暮暮的话都听极了,什么事情都顺着他,让我以为他是那种很好说话的人,但是后来不只一次地发现并不是这样的,见过温温和和好欺负的小孩分班后不想去实验班死犟着要去平衡班的嘛?见过清清秀秀的小朋友手劲儿那么大打乒乓球那么厉害的吗?见过乖乖巧巧的小崽子无视学校论坛发展最后把事情捅到父母面前据理力争一定要让他们明白个彻底的吗?见过高考填志愿要异地时强烈抗议强忍挨打之痛死活不同意的吗?见过虽然受了委屈负气分手但四年后归来为了和喜欢的重新在一起委曲求全放低身段再难也从不放弃的吗?看到阳阳我就见到了😌所以阳阳一直以来都是超有自己想法的人(倔脾气?),只是在暮暮身边他的锋芒都收了起来,我觉得换种说法就像是把光芒都小心翼翼地收集起来再存储起来偷偷放在了暮暮身上,让暮暮可以更加地发光发彩!

        然后感触比较深的(大概是因为离得最近所以记忆犹新?)就是大学四年间暮暮的交友情况,一直以来身边朋友从没间断过,堪称社交小能手,和谁都能相处得很好的暮暮,却因为心里有阳阳,四年里面无心经营自己的社交圈子,最终交心的还是只有原来高中时期的好朋友,叫是叫暮暮却把自己活成了墓墓?(bushi这样说好像不太好)那就算木木吧,曾经阳光开朗的小少年变成了木然冷漠的样子,究竟心里压了多少东西才把自己封闭成这个样子,四年的思念和难以放下带来的影响是无法想象的。后来找到了铃兰为寄托,养铃兰→铃兰死→扔铃兰→找纪叔叔聊人生→继续养铃兰…守着它度过一个又一个花期,就好像守在自家咩儿身边看着他成长成材,就这样暮暮靠着那一盆盆的铃兰过完了四年😭。

        还有那本蓝色的日记本,真的哭死,热爱过,想念过,去看过,最终还是没能踏出那一步哪怕是简简单单地去打声招呼,毕竟深爱着的那个少年那么决绝,连回应都没有给过。

        最后阳阳下定决心回来,比以前更加顺从暮暮,却没办法让人感到快乐,为了认错为了重新来过,把自己放到最低,委屈着把自己双手奉上,又强忍着不挣脱不逃避,迎难而上,面对着那个曾经深爱着自己的温暖阳光的少年现在却面色沉沉眉眼间染上了锋锐,被冷漠的态度冷得心灵颤抖却没有办法再完全回到从前。

        而暮暮看阳阳难受,心疼却不知道怎么表达,四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它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社交方式也能够足够长地磨灭两个人原来的相处方式,不是不爱了,而是不会表达,传说中的手足无措,怕越弄越糟所以还不如冷眼相对,但往眼睛深处看到底还是能看见眼底一片柔和与疼惜,而且两个人本身还没放开来,现在的相处本身也不对等,一个为了弥补错误一个担心自己不够好没办法比肩,所以就一起耗着…

        但还好,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可以排除万难,也还好阳阳四年之后可以主动承担地更多,这一次可以挡在暮暮面前说,“我想走在你前面(替你抗风挡雨)”,还好暮暮也始终不曾真正放下。

        所以啊,你看他们的感情始终坚如磐石,缺少的只是那四年的交流沟通,还不是说开来就能和解,和对方和解也和自己和解。

        枝枝说最虐心的点是生活带来的无可奈何,居然把他们写分手了!确实,他们两个分手是之前完全想象不到的事情,两个一起长大一起生活了十多年的小竹马感情好得不得了,仿佛一刻也不能分开,最后还是现实的压力逼迫两个人不得不分开😔

        不过还是像枝枝说的两个人是相互促进一起成长的关系,是暮暮让阳阳可以有机会接受更好的教育,是阳阳让暮暮变得更加刻苦向上,最后一起比肩!

        害,啰啰嗦嗦写到这里发现依旧写得和读后感一样,零零碎碎的,而且好像感觉很沉重是怎么肥四,竹马难道不是小甜文咩!震惊.jpg

        唉发现具体没有提到风信子!阳阳后来送了暮暮风信子!查了查~

        铃兰花语:铃兰花在每年五月开放,春风如沐,隐喻着幸福会踏着春风而来。

        风信子花语:黄色的风信子幸福、美满;与你相伴很幸福。

        竹马的结局说:

        “花期还会再来,竹马不再分开。”

        我想说的是很高兴可以预见枝枝,很感谢能看到那么棒的文!从前我不在,希望今后可以一直在!😘


——————————

写在最后的话:是软枝拿我绿色管理头衔威胁我!证据有!!(枝不让我放出来但我放了,不知道今晚会不会被暗鲨🙃)


@陆楠枝 


Q:啵啵啵啵啵儿

么么啾妈沫,抱住(ɔˆ ³(ˆ⌣ˆc)

关于薯片

        (原来真的只是薯片而已,没有想到突然就一语双关了…)

        本来也只是一篇很单纯的节日推文orz,后来因为发生了让人不愉快的事情,所以把一点点心里话放在前头🙌

        对产粮的大大们:超级敬佩&非常感谢!不管怎么样我都尊重大大们的每一个选择,毕竟最重要的还是自己能够从中感到快乐吖!希望大大们都可以吃好好睡饱饱,平安喜乐没烦恼❤️

        对看文的小可爱们:记得看到过一篇文章,大概内容是评论红心蓝手对作者来说会有很大的激励作用,希望大家以后浏览大大们的文文时可以动动小爪子按个脚印吖,一起共勉❤️

        二次编辑完之后的三次编辑是因为发现A也没了😔,就辛苦各位大大,抱抱,大家搬去哪里我也去哪里!

————————

以下正题:     

✨推推菜菜子的《他想混吃等死》

💡齐晓&温希(大概是个同人?)

❗️不是cp!不是cp!不是cp!是好朋友哦所以无拍(我也不会写)😌

📌包括贺屿(齐晓正牌cp),褚朝(温希正牌cp),赵珩(一个工具人罢了)这些人物均来自菜菜《他想混吃等死》(已授权)

🎺OOC是我的!求轻喷🙏!

所有和菜菜文里面不一样的设定都是私设,不要在意嗷,祝大家看文愉快~

ps:是在菜菜发83章之前写的,所以我的理解不一样,就当是有一点小小的私心吧www大家看过了就算了,不要找我麻烦,菜菜的才是正文呜呜呜快去看!(求生欲超强!)



以下正文:

——————————

        “温希,下来吃饭了!”齐晓扭头朝温希床上喊了一句。

        “来了。”温希一边艰难下床一边说:“齐晓我吃不下了,好撑啊。”

        “啊?可你没吃什么呀,稍微吃点嘛,我让我哥特地买的!”齐晓打开饭盒,热气蒸腾而上,还热乎着。

        午饭是让贺屿帮忙买的,外面天气热他懒得出门,更何况马上就军训了,看这天气一时半会儿也凉快不了到时候还有得受,现在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

        本来温希那份应该是他哥送来的,不过褚朝太忙了,刚转到北京来工作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褚朝想让赵珩继续跑腿送两顿饭,温希不想再麻烦赵珩哥给拒绝了,表示自己可以去食堂打饭。于是褚某人难得良心发现,放过了昨天深更半夜还在煮面条翻碗筷找薯片打包送来的赵珩。

        不过说是这样说,齐晓早上扫了眼蔫嗒嗒趴在床上动都不想动弹的温希,估计小美人不会自己去买饭,就让贺屿多带了一份,还是大哥比较靠谱。

        “薯片,那个,你给我的我都,都吃掉了,还有我哥新买的一点。”说着挠了挠头,瓷白的脸上漾起了一层红晕。

        难怪会吃不下,那么多包薯片下肚合该吃饱了的。

        虽然齐晓自己也爱吃,但是看着面前粉粉嫩嫩的小白兔,一副不谙世事的模样忍不住提醒到:“薯片这种膨化食品还是要少吃,当零食吃解解馋可不能当饭吃,吃多了不健康的。”

        边说着忍不住在心底偷偷红了脸,但齐晓是谁啊,上辈子加这辈子好歹活了三四十年,除了贺屿面前容易脸红外,他人面前这点定力还是有的,面色丝毫不显,看上去妥妥的一本正经。

        却听得温希直接脸红到了耳根,红艳艳的很是漂亮:“没忍住,我以前没吃过,番茄的好吃又多尝了几种口味。”

        齐晓深表同情:“没事,那不想吃就不吃了,等下吃多了不舒服。”

        齐晓原本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真被说中了。

        下午的时候温希就感觉肚子胀得难受,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还一阵阵地感到恶心又吐不出来,加上身后的伤还没好隐隐作痛,不一会儿就脸色苍白直冒虚汗。

        “齐晓,我难受。”人在不舒服的时候总是寄希望于自己信任的人,褚朝不在,齐晓就成了温希唯一可以依靠的对象。

        声音轻得要命,像猫爪儿轻轻挠过心尖,刺得齐晓保护欲爆棚,看着小美人难受就像看着另外一个自己不舒服一样担忧心疼。

        不过只是一时没有控制,难得吃的有点多,应该消化了就好,这样想着,齐晓觉得自己被贺屿养得都快没有生活自理能力了,要不是温希还难受着一定要和大哥抱怨一下。

        “来温希,先吃健胃消食片,你是吃撑了,一次性吃那么多。”齐晓爬上床把消食片递给温希。

        “齐晓,谢谢你。”接过消食片往嘴里塞的温希眼睛红红的,像是要哭出来一样,惹人怜惜,再多的恨铁不成钢也得软化下来,不忍心叫那干净的眼睛里再多几道红血丝。

        “没事的,咽下去了吗?咽下去就躺下,看我给你露一手,揉一揉应该会好一点。”

        刚贴上去,齐晓被温希突然间的一颤吓了一跳,险些没坐稳从床边掉下去。

        “对…对不起,我,没有和别人这样接触过,不习惯,我控制不了,不是故意的。”温希看齐晓晃了一下,下意识拉了他一把,往墙边挪了挪,接着道歉的话又吐了出来。

        齐晓无奈,这样子更像小白兔了,胆子小特容易受惊,又被吓到了,不过转念一想也理解,从小朋友就不多的话交到新朋友确实会很小心翼翼。

        其实齐晓觉得温希和自己各方面还挺像的,说话也温温和和,像温希一样他也早就把他当成好朋友了,小美人如果知道自己真实想法的话,应该就会像自己那天听到贺屿明确表达心意后一样安心很多吧。

        所以还是很郑重地看着温希的眼睛说:“温希,你不用道歉,我们现在是朋友,朋友之间不需要那么客气那么小心翼翼。”

        看温希点点头,“那我就继续了。”说了一声后齐晓才再次伸出右手手掌贴在温希的中脘穴③周围用了一点劲按压揉动。

        揉了几分钟皮肤开始渐渐发热,齐晓右手也开始酸痛,心想这可真是个体力活,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累”过了…

        甩了甩右手准备换左手继续。

        “齐晓,我自己来吧。”温希看齐晓甩手出声道。

        “算了吧,你现在有力气自己按?还是我来吧。”驳回了温希的建议,齐晓一边按一边想这个还是上辈子不知道为了哪个渣男学的消食手法,什么山盟海誓天长地久都是假的,最后还不是累了自己快活了人家还跑了,把自己的一腔激情耗得一干二净。哼,还是大哥最好,想到贺屿,齐晓顿时又有劲了起来,到时候一定要让大哥好好犒劳一下自己!

        揉了十多分钟,齐晓看温希哼哼唧唧舒服地快睡过去了,轻拍了一下他的手臂,心里笑骂:“小兔崽子。”

        “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

        “废话,你都快睡着了还不舒服,我手都按酸了。”齐晓假装一脸嫌弃地甩了甩酸痛的手腕。

        “嘿嘿,齐晓你真好!”小白兔眼睛亮晶晶的看过来。

        齐晓被盯得不好意思,拉住温希的手,“来起来走走。”

        齐晓难得对一个人会这么妥协,看着温希面色渐渐红润有种照顾小崽子成功的成就感,心满意足顺便倒了杯热水给温希,又见他小口小口喝着水,觉得小美人连喝水都这么赏心悦目。

        突然听见有人敲门,齐晓任劳任怨地去开,门外站着个充满贵气的男人,齐晓知道他,前一天晚上才见过,知道面前这位看起来“不好惹”的男人是温希的哥哥,昨天还把温希给揍了,小白兔哭得好不可怜,今天走路还别别扭扭的,无精打采地趴了一上午。

        不知道怎么的,齐晓心里就多了一股无名的怒火,不过还是本着小辈对长辈要有礼貌的原则乖乖打招呼:“您好,您是温希哥哥吧,我是齐晓是温希的舍友,温希就在里面,快进来快进来。”

——————————

        褚朝是被温希硬拉着去买薯片的,看小孩难得因为一个外人兴奋地说:“好吃的要和好朋友分享,齐晓给了我薯片,我也想送他一点。”

        又是齐晓?褚朝心里有一丝丝不知从何而来的烦躁,却也不想违了小孩的意思,毕竟刚刚挨完一顿狠的,又想着准备抽时间再去帮小孩涂一次药。

        褚朝晚上去找温希的时候是齐晓开的门,扫了一眼眼前精致的和自家弟弟有的一拼的晓晓,觉得还是自家孩子好看一点。不过齐晓先打招呼了,他也不能不做反应,冷淡地“嗯”了一声便作罢。

——————————

        褚朝进门后正好看见小孩坐着喝水,顺手把买的晚饭放在桌上,谁知温希软软地叫了一声“哥哥”后撇了一眼饭食就扭过了头。

        “怎么了,不合胃口?”褚朝皱了皱眉,不应该啊,买的都是温希以前爱吃的东西。

        “没有没有,怎么会,都是我爱吃的!我和齐晓等下再吃,不过哥还忙着吧,那我就不占用你的时间啦!”温希不想哥哥知道自己不舒服让他担心,顺便还怕褚朝会因此再揍他一顿,因此急急忙忙地难得不想和哥哥呆在一起,催人赶紧走,祈盼哥哥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才好。

        直到被推出门去褚朝才想起来买的饭菜是准备留着自己和温希一起吃的,怎么就变成了和齐晓一起吃?明明也不讨厌那孩子但是看到他还是莫名烦躁,也不知道怎么了,大概是最近天热事多吧,而且还没帮温希看看伤没给他上个药,不过看他行动自如的样子应该也没什么事了吧?

        褚朝想想还是不放心,扭过头问:“小希你屁股上的伤我再给你涂一下药。”

        温希听了,脸顿时爆红,急着否认:“不,不用了!哥我没事了,你快去忙吧!而且,而且…齐晓他也有药,我没事的!”

        看温希满脸通红的样子,欣赏了一会儿,褚朝觉得特别可爱,也不逗他了,自己确实也有事要忙,摸了摸小孩毛绒绒的脑袋,顺便想起来垃圾桶里看到的薯片包装袋:“行,你薯片少吃点,走了。”

        温希身体一抖,笑嘻嘻地表示:“知道啦哥,我明白的!”

        褚朝点点头,满意地走了,殊不知小崽子刚刚才因为薯片的事情难受过。

        等褚朝一走,温希才敢轻轻揉自己的身后,刚刚走的太急蹭得太痛了。

        齐晓又心疼又好笑地等他自己缓和下来,一边打电话给贺屿告诉他今天晚饭已经解决了,省的他再跑一趟了,毕竟自己的男人自己还是很心疼的!

        不过后来贺屿还是来了一趟,美名其曰来叮嘱一下军训的注意事项,实则同齐晓两个人亲昵了好一会儿,让温希实名羡慕了,暗自发誓自己也要再加把劲!

        (完)


——————————

@青空  本来应该是惊喜,现在变成惊吓了,抱歉啦❤️

②感谢大家能够看到这里,本来是想祝大家节日都快乐的,现在就希望所有人都能好好的,只要在一起一定会有解决办法的!

③中脘穴【位于上腹部前正中线上,胸骨下端和肚脐连接线中点(肚脐向上4寸)按揉中脘穴可以缓解消化不良导致的积食】至于积食的解决办法如果严重的话还是要及时就医,这边只是按照最轻的那种,可能有点想当然,但也大概没什么大问题😝

④不点明吃的什么是因为我不知道有什么好吃的!!😌

⑤看到这里的小可爱如果这篇文让你感到不喜欢,请不要上升《他想混吃等死》,可以去看原著洗洗眼睛嘿嘿🤪;如果喜欢的话,也请去看看《他想混吃等死》,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多多评论吧,就可以解锁充了VIP的打字精菜菜~


顺便再补充一下:

①原文中温希其实在刚被褚朝揍,然后罚站跑走后和齐晓相处了没多久就已经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所以后面自然而然让齐晓帮忙涂防晒霜的举动才是正常的,不会出现本文中这样的情况🙏。

②褚朝再怎么说也是大人,个人觉得真实情况下不会和小孩子一般计较,所以如果是给温希带晚饭,在知道宿舍还有齐晓的情况下不会只带两人份的,应该会拉齐晓一起吃。而且我理解的原文中的褚朝应该是想做什么就会直接动手做的那种人,所以在担心温希身后伤的情况下不会让他直接打个哈哈就过去了,所以我好像把褚朝写得有那么点好说话也太傲娇了点(?)所以OOC是我的😌。

③综上所述,这篇小学生文笔的文文大概是我想看晓晓和希希有更多互动的产物(因为我写的时候真的不知道希希会那么主动要求晓晓帮忙涂后脖颈的啊啊啊!我淦!),感谢菜菜子的授权满足了我一点小小的私心❤️


最最最后,大家都辛苦了,人在家就在❤️

啦啦啦~

有一千推荐量了耶✌

虽然但是还想纪念一下!

想当初还是几十篇推荐的时候还没有想到过会看那么那么那么多🤪

不得不说我圈大大们真是太!棒!了!!!

悄咪咪:其实之前有次也很接近一千推荐了,但是点进去一不小心手抖把已经失效的推荐取消了,害于是继续攒起————就又达到啦!